金斯顿大学|英国金斯顿大学|金斯顿大学中国
首页 - 学校概况 - 关于我们

金斯顿校友在东京残奥会荣获双奖牌

2021-09-28


Oliver Lam-Watson 代表英国在东京残奥会轮椅击剑花剑和重剑团体赛中获得两枚奖牌


一位来自金斯顿艺术学院的建筑专业毕业生 Oliver Lam-Watson 谈到了他是如何激励自己走上残奥会道路并且在东京残奥会的男子击剑团体项目中获得了两枚奖牌。


Oliver 与队友 Piers Gilliver Dimitri Coutya 在重剑团体赛中击败了乌克兰获得铜牌,然后又在花剑团体赛中战胜了法国获得银牌。


这位 28 岁的年轻人开始击剑训练不到四年,而参加国际比赛仅仅三年。Oliver 患有先天性静脉畸形骨肥大综合征,这种罕见的血管疾病导致他左腿无法伸直或负重,需要使用前臂拐杖来支撑。


医生曾告诉 Oliver 他成不了运动员,甚至于无法正常跑步或走路,这反而激发他开始了击剑运动:“医生的话让我渴望知晓自己的能力。身体健全的人很容易衡量一个合适的跑步时间,但拄着拐杖的我却一直不知道运动的基准是什么”。


Oliver 开始了自我探索之旅。他开始去健身房,然后为了更多的挑战,他开始参加世界各地称为“斯巴达”的激烈障碍赛。Oliver 从此着手寻找合适的残奥会运动项目,他发现了轮椅击剑,开始在伦敦的一个俱乐部训练,并在半年内就代表英国在匈牙利参加了他的第一场比赛。


Oliver 金斯顿大学学习了建筑学本科硕士。他是一位成就卓著的学生,赢得了无数奖项,但是运动为他开辟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作为一位残疾人,我总觉得需要比别人更好才能被视为平等。获得平均成绩对我来说是不够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断努力以争取获得优异成果的动力。成为运动员改变了我,它确实教会了我失败意味着什么。你每天都会努力训练,但尽力而为可能还是不够,运动员的道路充满了坎坷”。


Oliver 对大学时光有着美好的回忆,全力支持他的导师们让他很享受那段时光。“我的个人导师 Bruno Silvestre 非常支持我,他帮助我接受了自己残疾这个事实。这是第一次有人看到我虽然有生理残缺但却是个有能力的人。”


Oliver 代表英国参加国际比赛已有三年,2020 年东京奥运会是他第一次参加残奥会。


Bruno 老师称赞道,“Oliver 在东京的成功证明了他的性格和职业道德。从他在金斯顿那些年所取得的成就,以及过去几年在运动生涯中取得的奖项,再到东京残奥会的奖牌,这些成功都不足为奇。无论生活境遇如何,这都体现了勇气、努力和承诺的真谛。Oliver 的经历给我们所有人都上了一课:生活不易,其中充满消极的方面和逆境,而他仍能出色发挥其正能量。”


与英国团队一起在东京训练基地时 Oliver 谈到,从他开始训练轮椅击剑的那一刻起,他就将目光投向了残奥会。“现在已经实现了这一步,来到这里我感到很兴奋。当我第一次被选中代表英国参加国际比赛,我感觉那是一件大事;但现在我已经成为了英国残奥会的一员,可以代表自己的国家和世界上最优秀的运动员进行比赛了,”他补充道。


由于 Covid-19 新冠病毒疫情推迟了 2020 年的奥运会,这为 Oliver 在入选英国轮椅击剑队前提供了宝贵的额外训练时间。虽然只打了三年半的击剑比赛,但 Oliver 又用了职业生涯的三分之一时间来准备残奥会。他利用额外的时间进行了非常刻苦的击剑训练并且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在疫情之前,他不确定代表团是否能入选残奥会,但多了一年训练时间让他们变得更强。


这位残奥会运动员解释说在抵达日本之前,他必须接受强烈的高温环境适应,并将体内生物钟与新时区同步。“我习惯夜间活动:在凌晨 2.30 起床喝咖啡,然后在下午5点睡觉。我还在桑拿房里进行了定期训练,并穿着连帽衫做俯卧撑——这个训练强度相当大,但为了实现我的目标,这些都非常值得”。


除了成为运动员,Oliver 通过他的社交媒体和 YouTube 网站来揭示有关残疾和成为残奥会运动员的神话,还谈到了心理健康等问题。Oliver 表示,“我年轻时缺乏自信,总觉得优秀的残奥会英雄好像遥不可及。对我来说,社交媒体是弥补这一差距的好方法。我可以和像我当初那样的年轻人交流,展示自己作为运动员的真实生活和日常挑战。我试图想表达的意思就是--毕竟我们都只是普通人。”


如果你对建筑学感兴趣,可以了解更多信息:见金斯顿艺术学院建筑学专业本科研究生课程